性是上天赋予我的权利,选择和谁做是我的生活方式

2019.08.11 - 象牙白

生活方式

1983年北京一王姓女大学生,因在八一湖裸泳,后又与10多位男士发生性关系,最后以流氓罪被判死刑。宣判时她说了这样一段话:性是上天赋予我的权利,选择和谁做是我的生活方式。现在人们不理解我,20年后相信你们就不会再这样看待我了。”——所谓“自由的一逼”,她就是个生错了时代的女神。

今天听一高人讲了一段话,和大家分享一下:有些时候女人忽然每夜都要其男友或者老公做房事,甚至让对方一夜做多次,搞得男人很恐惧,都发愁,憔虑,其实她们之所以如此,可能不是因为她们真的很想要,而是不自信,往往怀疑其伴侣有出轨嫌疑,或可能,所以想用这招儿尽可能将后者榨干,。我听了为她们难过了好久。

听许巍的(在别处),歌词中有一句唱道:就在我进入的瞬间,我真想死在你怀里。。真牛B。

有生之年,能看到晴天也成了生活里的一种奢望。阴郁天一过,天气就晴朗了起来,窗外一片祖国大好的光景,心情貌似好了许多,一大早六点就起来去朝阳医院排队挂号换药,看路上已经行人很多。

公交站台已经等満了候车人,这个城市底层的人们其实真辛苦,不易,还好,我一般不用起这么早,每天十一点左右才工作,不免暗生幸运,我己经很幸运了,在医院里挂号,排队换药弄完已经九点过了,看病的人真多呀,不过给我换药的护士到挺温柔的,年龄虽大,但很妖娆,有点留恋,如果天天能这么遇见一温柔的女护士,人生还何求啊!

突然的想吃火锅了,可毕竟我年近古稀了,虽说贪恋火锅,也不能光图痛快嘴,而且医生也关照近期我需忌辛辣,忌房事,其实现在吃一顿就老上火的了,牙也痛,唉!

上了岁数,人就是个林黛玉了,不过还好,我会做饭,我经常在自己的私人微信朋友圈里分享点我做菜的图片,而且还善长炖汤,不吹牛,想吃的朋友改天自带食材,我露二手,不过不要忘记表扬表扬我,好了,不多聊,已经几天没上班了,虽然还在康复中,但该工作了,因为不太富有,生活很重要呀,另外我想告诉你们一句真话,我已经很久没有圆房了,你们信吗?

最近几天阴郁的天气感觉超级严重,空气湿漉漉得可怕。大北京浸泡在湿润中,伸手五指都是湿的潮的。

还好,今天开始有点天亮了,雨没怎么大下,但听说南方一带那里有事故被淹了,替他们祈祷!

近来特别的不开心,也不太顺畅,飞来点小横祸,受伤了,估计要破相,不过这也没什么,本来就长得丑,在丑点也无所谓,只是不进医院不想事,实话实说,在我这个岁数,还是开始担心自己了。

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想,如果有一天我就这么孤零零死了可怎么办,无婚无伴的现在,也没人指望得上,大发3d或许就那么的死在一个房子里,想起来真是太惨了,想死医院里,也得有钱去住病房去,我也没多少积蓄呀,有点担忧,年轻时我一度以为我会跟某些女子是最后的归宿,终点,可是结果都是很遗憾。

大概每个人都会执拗于自己年轻时候的那些事情,而到了人近中年的我现在反而开始特别怀想过去的人,过去的事,或许自己真的老龄化了,我内心大概有了一些想法,既然我都无法死于年轻而还没有告别于中年。还是要想办法过下去。

人生这趟旅程,如果不是活够了自己想死,谁也不知道它会戛然而止于何时,无论是想人前牛逼还是想默默在一个安静的所在偷偷的幸福着,大概都得学会咬牙坚持住一些内心的东西,在日常的生活里让自己活得高兴一些。

我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丧气,也没有自己觉得的那么一无是处,我只是像很多人近中年的人,活着活着一下子有点泄气了,多少觉得这人生有点意兴阑珊。我确实已经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事情很多值得珍惜的人,或许能做的就是等某些时光再来的时候,义无反顾,一直的坚持,就这么的坚持。

8月后,不算破旧的房屋院内院外每夜只剩下雨后的白光,结婚不久的男人8月之前就离开家,进城务工了,但帮她已经备好了过冬的柴火,白菜,大葱和成堆的玉米秆、里院的中间有座地窖,还放了满满的士豆和红薯,她每天依旧默默的坚守着,活着…

埋头进出于各个空房,生产队那个色鬼队长挑逗的话打动不了她纯朴的心,天一黑,她早早的关上了门,用一个板凳顶着,座在床前用手织着给男人的毛衣,灯光下她那紧实迷人的乳房一起一伏,偶有身体的燥热,被一阵凉风吹去了,躺下,闭上眼睛,她臆想着和男人在做那个事,春节,男人就回来了,就舒服了,她偷笑了。

——婴儿潮人 辛辛作品




阅 59

辛永宝

1983年北京一王姓女大学生,因在八一湖裸泳,后又与10多位男士发生性关系,最后以流氓罪被判死刑。宣判时她说了 […]